坂田刺猬

旅行札记

不知为何,我最近比较容易做梦,老是梦见过去的一些事。

香燐说这是我一直想些没用的东西,把心静下来就好了,但我觉得作为一个修行人,我的心境已经足够平和,但她却笑着摇摇头。

她建议我可以用文字来传达一些心事,这样我的情况也可能会好上一点。

所以我在这里,用拙劣的文笔来描述我旅行期间的见闻轶事。

但我此时却不知道如何下笔,我不知道当年鸣人的师父自来也也曾面临过相同的情况,现在想来,他能写出卡卡西至今爱不释手的书,想来也是十分了不起的。但和他相比,我的词汇却十分匮乏,让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过去的和现在的一些事情。其实我的人生说起来也算是能说与世人听的,但我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水月说可以从现在我执行任务的地方讲起,我觉得可行。

这个国家是境之国,整体的天气要比火之国寒冷一些,民风很纯朴。这里有一种艳红的花朵,长的很漂亮,但据当地人说这种花活不长,顶多开三四天,因为它要快点凋谢好化作养料来养活和它共生的另一种植物。

那朵花红得像血一样,让我想起当年也有一个人曾用过这样的眼睛看我。

我运气很好,赶上了它盛开的时节,它们漫天遍野地开在地上,看起来很有活力。但过了三天,朱红色的花瓣就已经全部枯萎在地上,有的随风飘走,在空中打着旋儿,看起来孤零零的。村民告诉我过几天就能看见和这种花共生的那种植物了,但我却谢绝了他的好意,匆匆离开了花田。

它那么愚钝,就算它用短暂的生命换取它的兄弟的成长,它的兄弟也完全不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忽然想到了这点,所以我最近不知为何总是能梦见鼬,我梦见他露出一张冷漠又残酷的表情,杀了一个又一个人,眼睛却无声地淌着泪,直至泪流满面,但却毫不迟疑地杀了爸爸妈妈。

我很想抱抱他,或者摸摸他,告诉他你不必悲伤,这不是你的错。

但我却不能开口,我甚至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站在原地,看着他在那里哭,雨水打在他越发虚弱的身体上,也没人帮他拂去脸上的雨和泪。

醒来时就会看见清冷的月光。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走到外面去,找个树干静坐一晚上,权当休息。

但这次却有点不一样,我忽然见到了一棵很奇特的树。

那棵树上似乎被人用苦无划了不少小条条,树皮很粗糙,但那些条道却是一笔一划的认真划上去的,能看出划这些条道的人很用力。

条纹的高度不高,画这些条纹的人应该连下忍的水平都没到。

我看着这些条道,忽然觉得心情似乎好了一点,透过这棵树,我似乎看见了十几年前我和鸣人互相较劲的那段时光。那时候我和鸣人和现在比虽然是天差地别,但那时的快乐却是实在的,可以触摸得到的。

我们能因为爬上一棵树而相互比赛比一晚上,到后来累得筋疲力尽吃了一碗又一碗饭。

但现在却是连见一面都是奢望了。

月光很冷,也很淡,照在这些条道上很清楚。

接着一阵凉风过,我忽然觉得有些冷。

我轻易地飞身到一只比较粗 壮的树干上,合上眼开始静坐起来。

风里夹杂了一些稀碎的雪沫,凉凉的,但却是并不温柔的吹在脸上。

长久,我忽然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这附近,似乎有鸣人微弱的查克拉。

影分身?

我有些疑惑。

但正当我睁开眼之时,后背却忽然被打了一下。

“哈哈哈,佐助!你可真是退步了!哈哈哈哈,我特意隐藏了气息,你就真的找不到我了!!”这个声音很熟悉。

但这个人却是更熟悉。

“你好烦。”我面无表情地对他说。

“诶~我好不容易把所有的公文都处理完了特意来找你的!你就这个态度吗?”他一下转到我面前,不满地揪了揪我的头发。

“我说你啊……”我瞪了他一眼,却撞入了他那双闪闪发光的双眼。

那双眼睛已经散去了平日的颓废和疲惫,开心的就像一个十六岁的少年。

不知为何……

我忽然很想抱抱他。

“鸣人,”我轻轻开口,在心里对他说了句:谢谢你。

“哈?你说什么?”他眯起双眼,挠着头看我。

“我说即使你当了火影,也是个笨蛋。”

“诶!你刚刚明明没有说那么多话!”

“幼稚。”

“佐助你不要以为你好到哪里去!”

……

我看着冰凉的月光,忽然觉得这几天可能会睡的好一点了。

【瓶邪】闲时碎语

闲时碎语

碎语八

小花忽然来找我,直接推门就进来。

他没有提前说,也刚好赶上了我们三个的午饭。前几天我和闷油瓶成功说服胖子响应我们的伟大号召,多吃青菜少吃肉,好好养生。但胖爷岂是那么容易屈服的人,于是言辞之间难免有些拳脚摩擦,就在我一筷子成功地和闷油瓶合作打败胖子把他碗里的肉抢走而后塞到闷油瓶碗里那一个精彩瞬间我忽然听见外面门响,小花轻车熟路地走了进来。

我有些小尴尬。

不过凭着多年积攒下来的八面不动的劲头,我只是淡定地放下筷子,也同样高深莫测地对他笑了一下。

胖子趁机把闷油瓶的肉块夹走,一口直接吃了下去,一边吃一边嘟嘟囔囔:“都是自家人,天真你装什么逼啊。”

我顿时想抽他。

“怎么了?”我招呼他坐下来一起吃饭,其中一道醋溜排骨还是倒斗界一哥在两位大师的指导下亲手做的呢。

小花也不客气,自己去厨房找了双碗筷,我差闷油瓶去村头买几瓶啤酒过来,然后允许胖子给自己又炒了俩菜。

大家都不见外,这顿吃的很高兴。小花喝了不少酒,但眼角还是带着笑意,他的眼角上挑,有点桃花眼的意思,那双眼睛好像生来就带着笑意似的,怎么甩都甩不掉。他有滋有味地评头论足,一会说这个菜咸了,一会说那个淡了。说的我们胖爷立刻不服,开玩笑呢,当年天桥底下卖过面说过书倒过斗的胖爷怎么能允许别人对他辉煌的第二职业存在疑问呢!

但小花只是笑笑,随即又随口夸了他几句,又喝了几杯酒。

胖子冲我使了个眼色。

小花好像有心事。

这倒也不奇怪,要说他没心事才怪。

只是这次事情可能有点大。

而且他没瞒着我们,他表现的很明显。

胖子向来都知道在什么时间做什么事,于是吃完饭连个屁都没放,碗也不刷地溜溜哒哒出门找村口的相好去了。

剩着一大桌子残羹剩饭和锅碗瓢盆等着我们收拾。

不过我倒也习惯了,小花是客人,不能让他干活,于是我和闷油瓶一起干活,合作起来倒是还挺默契。

等到小花去客厅躺着醒酒的时候,我立刻轻轻把厨房的门关上,趴在闷油瓶耳边轻声问他是不是瞎子怎么了。

闷油瓶摇摇头表示他不知道。

我恨铁不成钢地看他一眼。

他无辜地回看我。

我把盘子扔给他。

“我去问问他。”我轻声对他说。

就在我准备开门的时候,身后的闷油瓶却忽然叫住了我。

“吴邪,”他的声音很轻:“解雨臣想要的是什么,你不会不知道。”

我的身形一顿。

唉。

这个死闷油瓶子,看着什么都不懂,怎么这么通透。

小花想要的,我当然知道。

他和我历来都不是同一种人。

他从小长在那样的环境里,那个家族已经成为了他最大的心魔,但却同时也是支撑他走下来的最大的动力。

这样的人,注定一生坎坷。

我轻手轻脚地走进客厅,给他拿了个毯子盖在他身上。

他立刻就醒了,眼神清明地看着我。

“好好睡一觉吧。”我对他说。

他却轻轻摇了摇头。

“我睡不着。”他淡淡地说道:“吴邪你陪我说会话行吗?”

我搬了个凳子坐在他身边,等着他开口。

厨房的流水声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下来,我知道闷油瓶也能听得到。

小花当然也知道。

一时间,整个房间安静了下来。

“我也想找个像这样的地方住。”他突然开口,把胳臂压在眼睛上,在寂静的房间显得有些突兀,接着说道:“但我睡不着。”

我坐在一边,给他沏了杯茶。

“我有些累了。”他轻描淡写地说道,我甚至以为他要流泪。

然而他没有。


“先让我睡会吧。”他终于有些疲惫地说。

我和站在厨房门口的闷油瓶交换了一个眼神,把他身上的毯子拉了拉,我挑起一个温和的笑容:“好。”


写着玩玩,(有些难看😭😭)不过却是我喜欢了很久的一句话呢。
生活本身就是方法,生活本身就是目的。
希望所有人都能坚强地生活下去。
突然掉进了手写坑,我要吹爆那些字美丽漂亮的太太们啊啊啊啊

神说



神说,神不会死。


神说,我即是神。

所以,我不会死。

我躺在地上,Thor那副蠢样子一览无余。

这里不是地球,地面有一些热,烤地我有些难受,头昏昏沉沉的,我觉得我可能生病了。就像地球人的那种,他们怎么说来着,感冒?

真是愚蠢。

我以前可是从没有得过这种可笑的病。

所以那个看起来像紫薯的蠢东西也算有点能耐。

但现在又能怎么样,我躺在地上,他管不着我。

除了脖子有点疼。

地面上的石子咯的我难受。

所以我想站起来。

地上的石子又脏又锋利,是难以让人忍受的存在。

以前和妈妈生活在一起,她的庭院从来都是干干净净的,她亲手栽种的花美丽无比,那些娇丽的花瓣的残影甚至能倒映在光洁的地板上,走在上面很舒服。

我想站起来,拍干净身上的土,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再重新戴上我的头盔,有尖尖的角的那个,我很喜欢那个。

但我现在却生病了,地球人生病的时候不都应该是家人来照顾的吗?

我张开双眼,瞥了一眼跪在远处的Thor,心里叹了口气。

永远都不能指望Thor能为我办成什么事情。

玩具也是,战利也是,王位也是。

明明我才更适合统治阿斯加德。

哥哥不都应该让着弟弟的吗?

算了,永远不能期望那个杏仁大小的脑袋里能装些什么。

就比如他现在肯定不知道我很想咳嗽,但是咳不出来。

我也很想说话,但说不出来。

在和他讲话时如果不把每一个精确的信息表达出来,他就永远不会懂你说话的含义。

到底为什么要让这么笨的人做我的哥哥啊。

所以他肯定不知道,我现在还是有点难过的。

我不知道地球人生病这么痛苦。

比在战场上被敌人砍伤还要痛苦。

所以当一个地球人也很痛苦的吧。

这是神的怜悯,好好接受它吧。

但我的怜悯永远不会给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曾经夺走了Thor一段时间,虽然很短,但我还是很讨厌她。

没杀了她是我的一个遗憾。

应该亲手在Thor杀了她,让Thor体验一下最爱的人在面前死掉的感觉。

嗯,想想就很爽……

那时候他的表情,大概会扭曲成一团,嚎叫地像我们小时候见过的战俘临死的样子。

大概……

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吧……

我很想睁开眼再看看他,告诉他你这个样子很蠢,又没出息。我不过是生病了,你这么大的反应我都不想让你做我的哥哥了。

太丢人。

而且我不可能是你最爱的人。

你不是一直讨厌我吗?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应该开心才是啊。

但我却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为他难过。

我的哥哥,已经没有一个亲人了。

所以我竟然难得地想摸他一下,不带小刀的那种。

但我的力气好像脱离了我的躯壳,我躺在地上,用尽所有的力气也不过是在满是石子的地上抓了几把又脏又臭的泥土。

我感觉我的指甲里面已经全是泥土了,我很讨厌这种感觉。

而且我的听觉好像在慢慢变得迟钝,我开始听不清Thor说的到底是什么,眼皮也不受我控制地慢慢合上。

嘈杂的环境似乎开始逐渐变得安静起来,我的身体好像变得无比轻盈,慢慢地,我感觉我好像回到了儿时的阿斯加德,母亲正在修剪她精心照看的花朵,父亲正在看一本艰深晦涩的书。

接着他们冲我挥了挥手。

我忍不住向他们走去。

Loki,你辛苦了,我给你做了你最喜欢的菜。

母亲对我说。

Loki,你做的很好,比Thor还要好。

父亲对我说。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是啊,我从来都是比Thor还要优秀呢。

现在那个笨家伙不知道变得多废物,指不定在哪里没出息地哭呢。

父亲温和地冲我笑了笑。

他说我是他最骄傲的儿子。

我真想永远留在这里。

但我却还有些知觉,我知道身边的温度在极速地升高,耳边似乎有很大的响声。

爆炸?

我的身体不受控制地被冲击波冲飞了出去。

可真是难看啊……

我不想意识停留在这里了,我想回到阿斯加德。

这里好热,又好冷。

但突然间,我似乎被某种力量接住了。

我无法睁开我的眼睛来看到底是谁把我接住了,但我却能感受到那是一双很熟悉的手……

是谁呢……

大脑似乎也变得迟钝了……

他整个搂住了我,我很想推开他,但我没有力气。

他趴在我的肩头上,我慢慢的感觉到我的肩膀似乎湿了一点。

这个人还哭了吗……

可真是……

没出息啊……

就像Thor一样……

对了,这个人是Thor啊……

也对,除了他,谁还能这么没出息?

除了他,谁还能为我的死掉一滴泪呢?

我亲爱的哥哥。

我也很想抱抱你,这大概是我们第一次没有恶作剧的拥抱。

虽然我现在还是很想拿小刀捅你一下,但我却更想回抱你。

但我没力气了……

母亲和父亲还在等着我。

我要回去了。

放心,我不会死的。

我怎么可能会死呢?

我可是神。

神说,神不会死。

我即是神。

我不会死。

我不过是,休息一下。

我有些累了……


看完妇联四预告的感受,妇联三当初真的没有感觉有多虐,以为loki绝对会复活,但看预告……

没有loki我要死了,我要让全世界体验我的痛苦!(佩恩站)

文灵感源于马洛循环太太的那张图,文笔不好请轻喷。




【瓶邪】闲时碎语

碎语七

关于小人

小人是一个很大的话题,只要人活在世上,就没有不遇到小人的。

这是一个很奇妙的事情。

如果要我对这么多年遇到的人做一个总结的话,那么我遇到的小人绝对压倒性多于我遇到的君子。

我不知道人为什么会遇到这么多小人,佛说这是被贪嗔痴相迷惑所致,但我本就是凡人一个,总免不了凡人的烦恼。

但就拿当年的王八邱来说,时至今日,怎么说我都不相信那是我的缘故才导致我认为那是个小人。

有一种人由于生长环境,教育程度甚至先天遗传等等因素影响就注定那个人不会是好人,无论那个人用什么善良甚至弱小的外表来包装自己。

但这种人偏偏无处不在。

所以我有一段时间曾深深为这个问题所烦恼。

有一段时间我对这种小人的恨甚至渗透到了骨子里,做梦都在咬着牙想要把那些人一口口撕碎,鲜血沾满我的嘴唇才肯罢休,之后把他们的骨头喂狗吃。

这种想法在得知闷油瓶被当做阿坤的那时候就开始萌芽,而我在沙海忽悠黎簇的时候则达到了顶峰。我曾一刀刀往自己的胳臂上划上一道又一道伤痕,倒不是像对黎簇说的那样害怕失败,而是心里憋屈的慌,必须要有一个发泄口才可以。

既然不能要那些小人死为发泄,我就只能欺负欺负自己了。

那是我自己的心魔。

也是我懦弱的表现。

但多年后每当闷油瓶神情复杂地看向我手臂的疤痕的时候,我心里都很不落忍。

刚回来那几天,他甚至每天晚上都要吻 遍每一处疤痕才肯睡觉。

尤其是脖子上的疤痕,在安静的晚上,他总会慢慢地摸着我脖子上的那块难看的疤。

我知道,他心里疼。

但看他这样,我心里也不好受。

于是我便开始后悔,是真的后悔。

其实我这辈子基本上没什么后悔的事情。

做了就不能后悔,是我三叔从小教给我的话。 但是看见闷油瓶这个样子,我的肠子都要悔青了。

无论怎样,我不希望他因为我变得如此自责。 毕竟他是我爱的人。

当年的我还是太幼稚。

我最终,还是伤害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现在想想,真是个头号大傻 逼。

但我现在变聪明了,懂得饿了要吃饭,困了要睡觉,总不能因为身边的几个小人活不了。 所以在这一点上我特别佩服闷油瓶。 他基本上不会恨什么人,当然,他几乎不会爱上几个人。 这个人对感情如此吝惜,就像守财奴一样,死守着零散金币。 但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抱着这些金币死去的时候,突然有一天他却突然改变性情,把他所有的零零散散的金币一股脑儿的全部送给我。

我受宠若惊地接过来。

小心翼翼地呵护着,恐怕它碎了,哪怕一点儿也不行。

所以我已经没有任何心情和精力去理那些小人了。

我们家的鸡还要喂,小满哥还要逗,村里的孤儿也需要我们去帮助,老子踏踏实实地过日子,没空搭理他们。

和闷油瓶在一起,总是能不知不觉地静下心来,回首往事时,我经历过那么多大风大浪,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饱受人间苦难,最终得到一个还算不错的结局,我已经十分满足了。

就算这不是我最终的结局,我能拥有过这么一段美好的不像是现实的时光,我很幸福。

每个人都会遇到小人,但每个人也都会遇到贵人。

胖子,小花,瞎子这些人给我带来了终生的友情,而闷油瓶给我带来了弥足珍贵的爱情。

至此,我停下笔,给在一旁看书看睡着的闷油瓶轻轻披上一件衣服。斜阳透过窗户打在他的脸上,让那张熟悉的面庞多了几分不真实的光影,他的睫毛长长的,呼吸很平稳。

我这辈子,真的已经足够了。





疗伤

疗伤

lof我日你妈老子刚写完了两千多字又没了😭!!!!重写一遍的感觉酸爽到死

不是车

不是车

不是车

lo主没考驾照,大家不要期待……

以下正文

凛雪鸦是一个很难对付的人。

这一点在浪巫谣第一眼看见他时便已经意识到,这个人行踪诡谲,性格喜怒无常,而且从未显露过他真正的实力,城府极深,是一个绝对棘手的人物。

所以他在夺龙角后甚至真的动了杀心,这个人现在不除日后必成大患。

但那时却被他给逃了。

但现在浪巫谣却有些后悔,当初就算是他逃走也应该立刻就追上去的,不患武艺高强怎么说都可以抵抗那些虾兵蟹将一段时间的。

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浪巫谣面色苍白,满头大汗,双手却紧紧攥着琵琶,他刚刚为七杀天凌所伤,身体状况极差,双眼却极警惕地盯着凛雪鸦。

他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口腔内顿时溢满了浓浓的铁锈味,痛觉让他暂时清醒了一点。

凛雪鸦这个人看起来心情有些不好……

他抓住聆牙的手越发紧,脚下却逐渐开始变软……

不,这正是好时机……

逃离他的最好时机……

他尝试动了动脚,却发现无论如何也移不了半步……

没事,现在和尚和七杀天凌已经离开,他努力保持着清醒,而且凛雪鸦的样子也很奇怪,这样他放在自己身上的注意力就会少很多……

离开他后,要找个地方好好养伤,之后保护好不患。

对了……

不患……

他的脑内忽然浮现这两个字。

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自己临走前已经和他商量好了,东离这边他应该也没什么可以值得托付魔剑的人……

他应该还是安全的……

许久,他极轻地舒了一口气,他赤红的衣摆随风摆动,让这个身影多出几分孤零之感。

没错……

不患安全就好……

努力支撑他的那根线好像突然崩断,他身体一软,抱着聆牙的手也缓缓松开。

随即一下晕在地上。

聆牙被摔在粗糙的地面上,发出一声不小的响声。

“阿浪!”聆牙在地上大喊着“你怎么了!阿浪!”

凛雪鸦略为尴尬地看着地面上晕倒的人。他有些难得的不知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喂!凛雪鸦,你不是会医术吗!快去看看阿浪怎么了!”聆牙在地上大叫着,这个神奇的乐器似乎生来就不知道什么是客气。

凛雪鸦望着地上的浪巫谣。

他面色惨败,双目紧闭,赤色的长发同他那身鲜艳的朱红色衣服一同散在地上,他的嘴角有一丝鲜血滑下,滴落在地上。

这让他看起来异常脆弱。

长久,他得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异样得神色。

也对……

这个人,似乎也是分有趣呢……

能为殇不患做到这个份上……

浪巫谣……

“不要着急,”凛雪鸦露出一个和他平时别无二致的笑容,不紧不慢,彬彬有礼,他轻拂了一下自己但我长发:“只是我有一个条件……”他的语调上扬,慢悠悠地对聆牙说道:“那就是,我要为浪大侠亲自疗伤,不能带上你。”

“绝对不行!”聆牙在下一秒立刻接到。

“行不行可由不得你,”凛雪鸦漫步在浪巫谣身边,用手指抬起他的下巴,随意地刮去他嘴角的血迹,他轻笑了一声:“我不过是告诉你一声而已。”

随即他一把横腰整个抱起了浪巫谣。

转身便走。

浪巫谣的头无意识地靠在他胸膛前,长发却散在空中,随风飘舞着。

凛雪鸦淡淡地拢起他的长发,把它们整齐地放到他的胸前,不理身后聆牙的大喊大闹,消失在夜色之中。

tbc

lo主懒得再写了……凑合看吧

老虚我求求你不要给阿浪便当😭这一集是要心疼死妈粉啊啊啊,只要阿浪不死,咱们怎么都好说,阿浪要是再有一点受伤我就跟你没完5555

大三角赛高!!!红白玫瑰超好吃的!!!疯狂安利!!(咦好像突然入了什么邪教)

阿卷成功地从Lancer阶变成saber,变得又成熟了许多,摆脱了幸运E的诅咒,机智的一逼啊!!

哈哈哈哈哈哈QB鸭终于遇到一个比他更流氓更没节操的人了,哈哈哈哈哈一物降一物,鸭鸭不要和别人玩了,和大叔还有阿浪一起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吧!!!

红白玫瑰真的超好吃!!!!!

大三角修罗场赛高!!!

不多说了我这就去产粮

大三角真的超棒的!


妈呀妇联四预告什么鬼😭😭😭我的loki呢!!!!还有为什么这么虐妮妮,妮妮做错了什么55555

loki和妮妮要是真的死了我就在也不看了555555太悲伤了😭


寂无所寂

 五

 

“所以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聆牙终于忍受不住弥漫的沉默,大声喊道:“你这家伙你为什么会来到西幽!

 

      他的声音很大,在一片沉寂中显出几分突兀。

浪巫谣的眼神暗了暗,警惕地看着面前这个人。

他难得露出一-张明显厌恶的表情。

 

      白衣男子却似乎丝毫不在意这些,他微微侧身,莞尔一笑,漫不在意地理了理衣袖,温和地开口:“以殇大侠的能力,绝不可能死在在下手上,所以特地孤身前来,乃是探望旧友。”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好能让两人听见,冬季的寒风忽的吹过,他一袭白衣,长发随风飘起。

 

      “只是这西幽对于在下乃是过于陌生,”他谦和地说道:“让人不禁想起当初殇大侠独身来到东离之时,举目无亲,现如今却是时过境迁,轮到在下叨扰殇大侠了。”

 

      他说地十分真挚,如果不是殇不患太了解这个人是怎样的恶劣,他或许就会相信这个人的花言巧语。

      。

凛雪鸦的意思很明显:上次你来东离是我带你玩的,现在我来到西幽了,你当然要带我一起玩鸭! o(^o^)o

他甚至想下一-秒就拂袖而去,对于这个男人,他实在不想再有任何联系了。

然而当他抬起头对,上那人的目光时,却忽然发现,凛雪鸦说得对,在西幽这片土地上,除了自己,似乎那个人也在找不出什么人可以投奔了。

虽然关系一-直不太好,但怎么说呢,这个人似乎是自己的朋友吧。

殇不患摸了摸鼻子,有些为难

他把目光放到那人身上,他长身而立,温和地看着他,他似乎穿的有些少,西幽的天气不比东离,寒风阵阵,对方本来就白皙的皮肤似乎变得更加苍白,衬着他恰到好处的微笑,忽然现出几丝可怜的意味来。自己要是不帮着他,那这个人可怎么办?

虽然知道这个人性格恶劣,但他还是不忍心。

“浪...殇不患有些尴尬,转头硬着头皮去对,上浪巫谣的目光,..你介意吗?”

浪巫谣攥紧了琴身。

随即目光沉沉地转向殇不患,

“当然不行啦!“聆牙大声抗议着:“这个人太危险了!你这家伙就是太善良了,哪天被人害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乐师抬起了手指,拨弄了一下琴弦。

那力道很轻,似乎只是随手的拨弄。

“不患,“他对上殇不悉的目光,漠然地从凛雪鸦与旁而过,用眼角瞥了那个白色的身影一眼。

他似乎根本不在乎那个人。

风似乎越来越烈了,似乎吹进了人的骨头缝,让人浑身发颤。

 

  那人一字一顿地认真开口:“你不后悔就行。”

 

      襄风吹起浪巫谣颠前的碎发,露出那双淡漠却温和的眼睛。他红色的衣袂随风而飘。

那个人的眼中似乎盛满了孤寂。

殇不患心里一动。

      明明是在西幽,可他却忽然觉得,浪巫谣却从来都应该是最孤寂的那个人。

 

      浪巫谣微微眨了眨眼,转身向前走去。

 

      殇不患忽然打了个寒噤,他望着浪巫谣的背影,他觉得自己此时应该说些什么。

但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于是便呆呆地站在原地,怅然若失地望着前方。

“怎么了?“凛雪鸦靠在一旁,眼带笑意地看向他。

 

      殇不患缓缓转过头,“没...... ”他伸出一只手,忽的落下一片雪白的冰凉,几乎瞬间就融化在他的手心,徒留下一阵冰凉的灼热感,他不禁喃喃说道:“下雪了。”

 

 

 

  浪巫谣坐在屋顶上,抬头望向清冷的月光。

月光是冷的,他觉得自己似乎也是冷的。于是举起酒怀,慢慢的啜了一口。

冷酒入喉,辣辣的,凉凉的。

 

      “怎么一个人喝酒?“屋下传来一个声音,殇不患轻轻踮起脚尖,转动身体一个飞身便轻盈地跳到房顶之上,晚间的寒风吹过,他身后的衣报猎猎作响。他站在屋顶之上,一时间,天地广阔,似乎所有的光全部都洒在这一个人身上,让他看起来有几分不真实,他放下一坛竹叶青,笑道:“聆牙呢?”

浪巫谣眯了眯眼睛,沉默地看向他。

殇不患熟络地坐在他身边。

他一把把酒坛打开,醇厚的酒香立刻散在空中,他闻了闻,随即把酒递给浪巫谣:“喝吗?”浪巫谣拿过杯子,殇不患慢慢倒了一杯。

浪巫谣抬头一饮而尽。

殇不患直接拿起酒坛,对着嘴痛快地喝下去。“不患,“浪巫谣皱了皱眉。

他轻轻制止了他,摇了摇头:“喝凉酒对身体不好。殇不患轻笑了一下。

他随手把空酒坛扔下,于是随意地躺在屋顶上,看着清冷的月光。

许久,两人皆是寂静无言。

雪花不知何时变得越来越大,掉在他的脸上,头发上,衣服上。

然而两人似乎谁也没有要回去的意思。

他们似乎都在等,等一个人开口。

“浪,“殇不患接住了一片雪花,他若有所思地看着这片雪花,笑着说道:“我殇不患从来没有后悔过。”

那语气十分坚定,似于在诉说一件十分郑重的事情。

浪巫谣静静地听着。

“无论是遇见你,还是收留是凛雪鸦,我都不会后悔。”他攥紧了手,似乎是在喃喃自语。

浪巫谣静静听着,那双眼眸中似乎又光亮闪过。

一时间,天地寂静无声。

凛雪鸦站在屋顶之下,站了整整一晚。

他慢悠悠的抽着烟,凝神听着着顶上那两人的对话。

寒风凛冽,他的长发随风飘扬。
他轻嗅了一下这里的空气-干净,寒冷,带着几丝凛冽。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这么冷的天里要站在这里偷听毫无营养的对话,但他就是做了。
这种身体没有听从理智的行为理应不应出现在他身上。
太蠢了。
他摇了摇头。
从殇不患找到浪巫谣,再到殇不患醉酒,再到浪巫谣把他抱回房间为止,他甚至没能记下对自己有利的信息。
不,应该还是有一点的。他勉强地轻笑了一声。
青白色的烟雾随风飘扬,消失在寒风之中,他忽然想起什么,用手接住一片雪花...“下雪了。”他自言自语道。


浪巫谣打开房门,映入眼帘的便是铺天盖地的一片雪白。

厚重的雪似乎掩盖了世间的一切色彩,把它们全部回归成最原本的样子。

而这港天遍野的雪白之中,站着一个人。

那人长身而立,白衣白发随雪花随风飘扬。

那个背影看起来有几丝不切实际的空灵感,以于融入这整片雪景。

这让他看起来下一秒就要消失了。

浪巫深默不作声地从他身边走过,回到自己的房话取回聆牙。

他的脚步很轻,是练武之人特有的轻盈。

 聆牙似乎很委屈,他不停地跟浪巫谣抱怨着柜子的漆黑。

    乐器终究不懂人的风情。

 

      浪巫谣走入雪景之中,  随地而坐,轻轻地弹奏起来。

悠长的琴声如泣如诉,婉转绵长,不经意间化入了满天飘舞的雪花之中。

 

      凛雪鸦斜倚在棵枯树旁,饶有兴趣地欣赏着浪巫谣的琴声。

 

      乐师的双手似乎有魔力,编证不绝的歌声让这片荒地变成了一副文人笔下的一幅画。

 

      凉雪特轻闭双眼,愉悦地在脑中构思出张大网。

 

      琴声无比美妙,但却不知为何,总有一丝挥之不去的哀伤。

 

      必须要,一步一步地...

 

      雪花酒在他的脸上,他却毫不在意。

不能有任何差错。

 

      许久,凛雪鸦突然张开了双眼,凝神望着浪巫谣的身影。

      他一身鲜红的衣服,赤红的长发,手持朱色的琵琶,甚至连琵琶都是红色的,这让他在漫天遍野的白色之中显得异常鲜艳。像是美人眉心的一点朱砂痣,又像是雪地中的一滴鲜红滚烫的血,开出了一株鲜红的彼岸花。

      他轻轻笑了笑,走到浪巫谣身边,不紧不慢地开口:“其实我的目标一直都是你。”

      那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浪巫谣听见。

      然而浪巫谣却没有任何反映,依旧不紧不慢地抚琴。

      凛雪鸦满意地笑了。

      他跟在殇不患身边当然是有目的的。

偷走什么好呢...

      他感觉自己的心情似手立刻变好了,

      浪巫谣的琴声似乎十分有穿透力。它不疾不徐地飘入屋中,轻轻唤醒了殇不患。

殇不患睁开双眼。

     他没有来得及抱怨昨晚到底喝了多少的酒,窗外的一片雪景吸引了他。

于是有些期待地开门。

      雪地之中站着两个人,一红一白,皆是温和地看着他。

      “准备好就赶路吧。”

凛雪鸦笑着对殇不患说道。

 

在手机lof上直接打字结果打了三个多小时,结果发布失败QwQ再也找不回来了TAT哇的一声哭出来